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祭拜网:网上祭拜正处在互联网+的“风口”上

| |
发布时间: 2015-04-07

《中国新闻周刊》实习记者/高敏 薛茜文


         (本文首发于《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平台)
 
4月5日,清明节。对26岁的雷宾来说,是一年来最忙碌的一天。他背着相机、DV以及定制的祭拜品,穿梭于杭州市不同的公墓和陵园,为与他非亲非故的15位逝者扫墓。
雷宾的身份是淘宝店主,为身处异地或出行不便者提供扫墓服务。在这个被网络电商改变的清明节,雷宾会将扫墓现场的照片、视频传给“买家”,然后等待着对方“收货”、付款以及一个“好评”。
 
淘宝下单,店主扫墓
“亲,我们提供烧纸、上香、鞠躬、读祭拜词等一条龙替您尽孝的扫墓服务。”
在淘宝上,代人扫墓生意日渐成熟,有四十多家店铺提供代人扫墓业务,根据地域的远近,价格也从9999元到10元不等。雷宾只接江浙沪的单子,但若买家出价可观,也可以不限区域。雷宾的价格设在每单500元,“除去成本,每笔订单赚一百元左右,一年也就清明这两天有活。”雷宾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如今,雷宾对扫墓业务已驾轻就熟:清理墓地,摆好祭品,然后三鞠躬,这需要大概二三十分钟。看似简单的扫墓,也算是个体力活儿,有些墓地连坐标号都没有,只给一个名字,雷宾要在陵园里一排一排寻找,“扫墓整个过程要花上一个多小时。”雷宾说,现在团队包括自己在内共有6个人,“一两个人接不了15个单,更何况买家全部要求在清明节上午完成扫墓。”
为了在众多的店家里脱颖而出,一些店主推出了个性化定制服务。比如,店主会把手机放在墓前,让未能亲自前来的逝者亲友讲上几句“贴心话”,更为直接的是采用微信或QQ视频模式,增强现场感。有的“买家”还会提出买何种花,在墓前插几朵,摆哪种水果的要求,店家都会照办,只不过价格均要另算;为了提升竞争力,有的店家还会承诺在扫墓前会洗头洗澡,穿得体的衣着,“排除一切滑稽元素”;还有的会提供播放祭拜音乐,大悲咒或金刚经可任选一曲。
在所有服务项目中,似乎“哭坟”的“技术含量”是最高的。店家可以提供免费微信视频,亲友睹墓思人,哭坟3分钟,也可以代由店主哭坟,费用为3分钟120元/人,如果需要多人哭坟,那还需要提前5天预约。
雷宾在去年服务项目中,有“哭坟”服务一项,但今年直接删掉了。“没有真感情,哭起来太假了。”有位身在国外的客户要求他一定要哭,雷宾反而劝对方,“何必花冤枉钱呢”,最终这单生意不欢而散。
雷宾是在和朋友的一次闲聊中偶然发现这个商机的,“当时就是觉得好玩,也没指望通过这个赚钱。”2013年,雷宾没有开张,直到去年3月20日开始有人来咨询,“居然真的有人找人代扫墓的。”雷宾笑着说。
但这个得了“便宜”的年轻人“卖起了乖”:“这个网络业务就不应该存在。”做了三年代人扫墓业务的雷宾每遇“买家”都会问下对方原由,“有些人就是懒得去才来找我们的。”在雷宾从看来,扫墓祭祖是传承下来的传统,就应该亲力亲为。
 
二维码 “扫”墓
如果说雷宾的代人扫墓是1.0版本的话,二维码“扫”墓就算进入2.0时代。
“人人都在玩手机,若干年后,墓碑上只要刻上二维码,拿出手机扫一扫,一生的故事就出来了……”这条流传甚广的网络段子,如今真的变成了现实。
在湖南长沙唐人万寿园,扫墓者只需用手机扫描花池前或树干上的二维码,就会出现埋在花下或树下的逝者的信息,包括生平介绍、照片等影像资料。
“我们想通过互联网新技术为古老的殡葬业注入些生气。” 湖南长沙唐人万寿园总经理王泽对《中国新闻周刊》说,2015年3月底,唐人万寿园推出了微信扫描二维码来缅怀故人的新扫墓方式。
万寿园的二维码扫墓是基于逝者资料的数据库。陵园将逝者的影音资料进行制作并上传,客户通过扫描二维码,链接到平台上,进而获知逝者各种形式的信息。王泽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传统用墓碑记载逝者信息,往往限于墓碑面积,而墓碑信息也会随着时间流逝变模糊,“我们希望能够更让更多逝者的亲属看到逝者更多的信息。”
在王泽看来,方式虽说新奇,可真正热衷的并不多,而且陵园客户中老年居多,新技术的推广也需要时间。但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这种方式。如今,上海、长沙等大城市的一些墓地陵园也在清明节前后推出扫二维码的扫墓方式。“存放逝者的影音资料、图片、文章等信息,可以让逝者的家属,不管经过多少代人,都可以看到。” 王泽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二维码扫墓还在试运营阶段,未来的发展还有待观察。

网上祭奠
代人扫墓与扫二维码若还算是依托现实的墓地的话,那么网上祭奠则是彻底的互联网化。
在某纪念网站负责人李远明看来,通过网祭的方式可以将普通人的故事留下来。“我们平时讲的历史都是名人的故事,而历史往往是由普通人构成的。”李远明在2008年创立了这个网站,起初并没有人注册,但随着互联网发展,在中国祭奠网上的注册用户如今已超过一百万。
杨巧也是在2008年创办了网祭的网站——祭拜网。那时,他正在上大学,“5·12地震”之后,他的初衷本是希望通过网上的平台来纪念灾难中死去的同胞。但他后来发现,清明节时,不少朋友无法回家扫墓,便将自己的网站定位于普通人的网上祭奠。
在李远明眼中,网上祭奠好比是逝者的网站主页或QQ空间,网墓相当于现实中的坟墓,它打破了祭奠的时间限制。“除了忌日、清明等,更多时间比如父亲节、母亲节或纪念日,或者平日梦到逝者,这些时候一般是不会去陵园的,有了网上祭祀,就可以随时寄托对故人的哀思。”李远明说,祭奠的空间限制也因此打破,朋友一般不会去为逝者扫墓,有了网上祭奠之后,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祭奠中来。
当然,网祭也不全是“免费的午餐”。根据用户的活跃度和发表的日志数,用户设立的网墓和纪念馆是可以升等级的,在每个纪念馆的逝者照片旁边有个标志“星星、月亮”,类似于QQ等级。
杨巧说,纪念馆相当于个人QQ头像页面,可以显示追思日记数、爱心指数、人气指数等;而网墓相当于QQ空间。在网墓里,可以对逝者点烛、献花、焚香、祭酒等,其中祭品可以在祭品商场里买,有iPhone、兰博基尼等时下流行物品。
这些祭品大部分是要付费,这也是网站收入的主要来源。在祭拜网上,299元可提供永久免费注册及一年个性化服务,而VIP纪念馆或陵墓是499元,可提供永久私人定制化服务。
不过,也有人对网上祭奠不庄重提出质疑。在李远明看来,媒体对网上祭奠的报道往往侧重其低碳环保的性质,偏离了网上祭奠对用户本身的价值。相关报道往往将网上祭奠同实地扫墓对立起来,而这种非此即彼的关系太过简化。人们并不是用了网上祭奠就不会亲自去陵园祭奠,二者并不是互不相容的,而网上祭奠更多的是传统祭奠方式的一种延伸。“网上祭奠不存在庄严不庄严,本身就是用户情感的需求。”
目前类似的祭拜网站并不多,营运模式也相似,用户注册数似乎已经证明了网上祭拜的可行性,“但网上祭拜只是对现实扫墓的一种补充罢了,不可能取代。”杨巧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我要参与祭拜: http://www.jibai.com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原文地址:http://news.inewsweek.cn/detail-1609.html